天天彩票 > 经济风云 >


把“打拐”拍成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的片子只有这一部
           打拐题材一直是影视作品的敏感点。国外的作品有《飓风营救》、《交易》、《调包婴儿》等,但其重点在于讲述救援行动的惊险,故事一般为意外或者个案;在《盲山》中,贩卖人口则是一条成熟的产业链,影片以白雪梅的视角去聚焦整个故事;而《亲爱的》中,其重点在于丢失的挚爱能否找回?残缺的家能否真的破镜重圆?拐卖只是浮光掠影。

《喊·山》的视角就更为独特了。它聚焦的是一个被拐卖并被割舌的女孩子,在无望的生活中重新遇见爱情以后,所做的选择。导演杨子表示,自己并不想把它拍成苦逼的沉重的题材,尽管那样更能夺人眼球,卖苦情也更能获得市场的同情值,但杨子只希望拍出女主人公从绝望到麻木,再到欣喜,再到更复杂的情感变化。

失语,是这部电影的主题。

无声,是这部电影的镜头语言。

电影《喊·山》曾入围第12届迪拜国际电影,入选第20届釜山国际电影节闭幕电影,并获得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受传媒关注导演奖、最受传媒关注编剧奖。在韩国,《喊·山》超越《晚秋》成为最受欢迎的中国电影。

偏悬疑的剧情走向

初看这个故事以为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乡村爱情故事——女主人公红梅是个哑巴,因为丈夫被男主人公韩冲埋下的打獾的套子炸死,男主人公即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照顾他们孤儿寡母。随着故事的推进,女主人公也由开始的拒绝逐渐放下戒备,各种误会一一解开,男女主人公最终相爱走到一起。

然而在女主红霞不断穿插的回忆中,一层层真相逐渐揭开,就在大家都以为要来个大团圆的结局的时候,影片来了个大反转。

因为韩冲炸死人未上报,公安局找过来想逮捕韩冲。红霞却写下自白书,陈述自己是如何被拐卖,并被丈夫残忍割舌,一直忍辱负重想要报仇,发现丈夫对女儿还算不错,便指使女儿说自己爱吃山里的一种果子,而她知道,韩冲前几日才在唯一的一颗果子树下下了套。丈夫被炸断了腿以后并没有死,是等看热闹的人散去以后,她捂死了他。

到底是红霞为了救韩冲而编造出一系列故事?还是她讲述的就是真相?这简直是中国版的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啊!而且更为复杂,因为导演有意营造了开放式的结局;更为缜密,因为如果红霞说的是假的,她就成功骗过了警察,救下了自己爱的人。

去悲情化的拐卖故事

《喊·山》里面也有妇女被拐卖、囚禁和欺凌,也有偏远的山村、险恶的人心和弱者被逼急后的爆发,但它完全不是另一部《盲山》,甚至引导观众对落后山区产生正面印象。

影片对穷乡僻壤的刻画,村民生存状态的描写,是隔着大山高歌相和,是坐着驴车悠悠然进城,是看着玉米磨成浆缓缓流下,是端着大碗饭开心地扒拉,总之,是一种开心自在、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
导演也没有刻意强调山村的贫穷,房屋虽然简陋,但整齐而洁净,充满生机,隐约有一份世外桃源的静气。对于村民,电影也没有将他们丑化成愚昧野蛮。村里的话事人,都是知书达理者,主流价值观是敬重知识和法律。村民是愿意讲道理的,年轻一辈甚至懂得反抗繁殖恋,这即便在当代大都市也是文明进步的观念。

天天中彩票村民让人义愤的言行举动,也是出于人性共同的阴暗面,而不是长久以来被影视作品赋予的一种刁民横行的习惯性错觉。从这个层面来看,《喊山》是非常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。它不会让都市城镇中的观众,对偏远之地心怀戒备和恐惧。

在被拐卖以后,红霞也没有过着非人的生活,虽然她被割去舌头,偶尔还被毒打和强暴,但影片对悲惨的一面的表现极为克制,一方面人在长期的受苦之后下一个阶段就是麻木,故而红霞对待习以为常的暴打没有极大的情绪和反抗;一方面丈夫死后她终于得到新生,并有机会感受到爱情,于是在一无所有的她看来,这份感情极为珍贵,珍贵到可以用生命去捍卫的地步。

从这个意义上来看,《喊山》少了通常卖拐题材、穷乡故事的死气沉沉,也没有好莱坞大片式的刀光剑影惊心动魄的救援,而是充满了独具匠心的“寻常日子”的打造。在这种寻常里,悲剧才被慢慢酝酿出了应有的力道,而悲剧里唯一的希望——两个人之间的爱情,便成了一抹极为亮丽的异彩。

片中的犯罪故事是半取材自现实,看多了推理犯罪的观众,或许会认为故事过于平淡,但谁也不得不承认,这正是社会的本相。意外灾祸、激情犯罪、三缄其口的掩盖,在刑侦不发达的年代,差点造就冤假错案,一切都是与现实交错的。难得的是,一个平淡的小故事,能被拍出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的巨大悬疑感,足见导演的功力。

本文为“文创资讯”原创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文创资讯(天天彩票?)